中國攝影在線官方網站

馬塞爾·杜尚:不談藝術

2019-10-12 09:50| 發布者:cphoto| 查看:789| 評論:0|來自:LCA

摘要:“我要的東西不多:棋、咖啡和過好 24 小時!痹隈R塞爾·杜尚( Marcel Duchamp )的字典里,“藝術”二字并不重要?峙聫膩頉]有哪個人像他那樣,對藝術產生了進程性影響,卻又如此漠視它。杜尚杜尚出生的 1887 年 ...

“我要的東西不多:棋、咖啡和過好 24 小時!

在馬塞爾·杜尚( Marcel Duchamp )的字典里,“藝術”二字并不重要?峙聫膩頉]有哪個人像他那樣,對藝術產生了進程性影響,卻又如此漠視它。

杜尚

杜尚出生的 1887 年,那些繪畫立法者們還健在。

這一年,梵·高覺得自己是弟弟的累贅,離開了巴黎,去到阿爾勒后準備迎接高更的到來;敲開現代繪畫大門的塞尚,在父親去世后得到 200 萬法郎的巨額遺產,和一封寫有“全無一技之長”評語的遺囑,父親在最后一刻也沒有認可他用盡一生所追求的事業。

杜尚

而杜尚是幸運的,他出生在一個包容的中產階級家庭,父親是公證人,通情達理,心平氣和,熱愛藝術,幾乎不會干涉子女的決定,兄妹 6 人中有 4 位是藝術家,且全都受到了父親的鼓勵和支持。

不過,與兩位兄長立志成為知名藝術家不同,杜尚對藝術并不鐘情。18 歲那年,為躲避法國義務兵役,他向外祖父學習版畫制作后僥幸通過了“藝術工作者”考試,3 年的軍隊生活減為 1 年。

1906 年,杜尚離開軍隊來到巴黎,進入朱麗亞藝術學院學習。此時,年輕的畢加索剛剛結識馬蒂斯,并從這位野獸派泰斗那里發現非洲雕刻,開始了探索立體主義的旅程,第二年,那幅標志性的《亞威農少女》誕生。

亞威農少女 畢加索 1907 年

那是一個藝術運動風起云涌的年代,兩位兄長積極投身其中,與許多前衛藝術家們保持著密切聯系,杜尚自然可以輕易進入這個看似前衛的圈子。

之后的 6 年間,他嘗試了各種繪畫風格,并成為巴黎先鋒派藝術家沙龍的成員,有資格參加每年一度的全國展覽。從 1910 年完成的《父親肖像》中可以看出,他正受后期印象派影響,對塞尚的畫風著迷。

父親肖像 杜尚 1910 年

溫室里的夫人 塞尚 1889 年

兩年后,杜尚轉向立體主義,他的名字出現在最早介紹立體派藝術的小冊子中,似乎有可能發展成為某個現代藝術流派的代表人物。

也是在 1912 年,他創作了對自己極為重要的作品《下樓梯的裸女》,這是一件帶有明顯立體主義風格的畫作,而當他將作品送到獨立沙龍參加展覽時,由于畫中以分解人物形態的方式探索運動感,最終被定為涉嫌“未來主義”。組織者找到杜尚的哥哥,希望他可以勸說這位年輕的藝術家作出修改后再來參展,杜尚得知消息,默不作聲,安靜的把畫取回來,自此放棄了繪畫...

下樓梯的裸女 杜尚 1912 年

創作原理

他對這些標榜為自由藝術家,卻又忙著壘高城墻、劃分圈子的做派十分意外,“我離開他們去找了份工作,我成了巴黎一家圖書館的管理員!彼f,“這個工作很棒,每天都有很多空閑時間。我為自己創作而不是為了取悅他人。當然這也讓我得出了一個結論:藝術家有兩種,一種是融入社會的,另一種是完全自由的,也就是沒有約束的藝術家。而融入社會的藝術家必須做出某種妥協,取悅社會來生存!

這份工作持續了一年多,他每天賺 5 法郎。不久,“一戰”爆發,兩個哥哥應征入伍,二哥雷蒙·杜尚-維隆死在戰場,深受打擊的杜尚厭惡慘無人道的屠殺,于 1915 年 6 月出走紐約。

杜尚

剛下船的杜尚,被美國人當作法國著名藝術家看待,收到了許多繪畫訂單,此時的他對繪畫已沒有興趣,回答說:“不,謝謝,我更喜歡自由!

在最初到達美國的幾年,他以兩美元一小時的價格教授法文掙取生活費,延續了圖書館管理員的“圈外”身份。偶爾,父親還是會資助這位遠在他國的兒子,對于這份資助,父親曾說,“你們想要的我會給你們,但不要忘了,你們有兄弟 6 人,所以無論你在我生前得到了什么,在我死后你都無法再繼承了!

這是杜尚口中“法國人的繼承觀”,也正是這種觀念和支持,使他能夠更為冷靜的看待藝術,看待藝術家,看待自己的生活和所需。

杜尚

1917 年,一件改變了藝術進程的事情正在醞釀:

“藝術家定義藝術”,是那個“獨立藝術家展覽”的標語。任何人,只要交 6 美元手續費,都可以參加這個展覽,于是杜尚便將寫有“ R.Mutt 1917 ”字樣的小便器送到了評委面前。

經過激烈爭論,評委會認為“這個東西是不道德、粗俗且有抄襲嫌疑的,因為創作者只是拿了一個普通的小便器”。

這件名為《泉》的作品,最終沒能參加展覽。

泉 杜尚 1917 年

它,是藝術嗎?

爭議仍在。有人認為它沒有美感,不是藝術;而越來越多的人覺得,這件“現成品”是藝術史中的標志性作品,重新定義了藝術的邊界;還有人認為,如今的觀念或裝置藝術,都沒有跳出杜尚的“五指山”,都是其思想的注腳。

而這位改變了潮水方向的作者,卻很少參與到討論中,他總是執著于生命中更為重要的那件事:下棋。

杜尚

1923 年至 1935 年間,杜尚參加了 30 多個國際象棋比賽,他甚至作為法國隊代表 4 次參加奧林匹克團體賽,9 次參加國際象棋重大國際比賽。

在棋盤人生中,他留下了 68 盤對局棋譜,他的對手包括科爾、馬歇爾、李連塔爾等諸多國際象棋高手。不僅如此,杜尚熱衷象棋評述,他曾是巴黎《今晚報》國際象棋專欄的評論員,還同朋友合作出版過一本國際象棋殘局專著...

為蒙娜麗莎畫胡子 杜尚 1919 年

而作為藝術家,杜尚留下的作品屈指可數,除了早期繪畫,《泉》、《為蒙娜麗莎畫胡子》、《大玻璃》、《手提箱》和《給予》等現成品作品少得可憐。

在杜尚看來,藝術并不特別或者崇高,生活本身遠遠大于藝術,他感興趣的,是如何能生活得有趣,如何擺脫物質與精神上的各種束縛,所以他說:“我最好的作品,是我的生活!

杜尚

晚年,在接受采訪時被問道:“你當年也在繪畫上作過努力,你那時有期待嗎?”

“我沒有打算,也沒有任何建設性的計劃,”他說,“我甚至都沒有問過自己該賣畫或者不賣畫。做一個畫家,從根本上說不意味著任何東西。一個人想成為畫家,是因為他想要所謂的自由,也有可能是他不想每天早上去坐辦公室!

杜尚

回看過去,當巴黎那些“自由藝術家”筑起鐵籠將其拒之門外時,他看清了藝術,也看清了自由。60 年代,許多藝術家將其視為“領袖”,開始談論其作品和藝術理念,甚至出現了專門研究杜尚的專著,但諷刺的是,他卻始終在談論生活。

好在他很早就明白自己需要的東西——過好 24 小時。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收藏 分享 邀請
聯系客服 關注微信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