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攝影在線官方網站

吳冠中:停留在畫得像層面,不是藝術,是美盲

2020-4-30 09:11| 發布者:zhcvl| 查看:1296| 評論:0|來自:藝術戰爭

摘要:(導讀:我們過去走俄羅斯寫實主義的道路,畫家畫畫就停留在“畫得像”的層面上,這樣的畫,是寫真,不是藝術。我們要做藝術,但不能做俄羅斯得藝術,也不做西方的藝術,要做中國的藝術。)吳冠中:“畫得像”不是藝 ...


(導讀:我們過去走俄羅斯寫實主義的道路,畫家畫畫就停留在“畫得像”的層面上,這樣的畫,是寫真,不是藝術。我們要做藝術,但不能做俄羅斯得藝術,也不做西方的藝術,要做中國的藝術。)


吳冠中:“畫得像”不是藝術


當代美術的現狀比較混亂,誤區很多,可以說是“處處是誤區”,我們是生活在夾縫里面,我們要做藝術,但這種藝術又不該是西方的藝術,可是,在藝術里,又有很多不是藝術而是垃圾。我們過去走俄羅斯寫實主義的道路,畫家畫畫就停留在“畫得像”的層面上,這樣的畫,是寫真,不是藝術。


徐悲鴻可以稱為畫匠、畫師、畫圣,但是他是“美盲”,因為從他的作品上看,他對美完全不理解,他的畫《愚公移山》很丑,雖然畫得像,但是味兒呢?內行的人來看,格調很低。但是他的力量比較大,所以我覺得很悲哀。


畫石膏像是目前美術教育的必修課。但吳冠中認為,畫石膏像會把藝術感覺都抹殺掉。石膏像是死的,現在要求畫的人死扣,要畫得正確,要畫得像,結果畫得越像越沒有感覺。藝術需要錯覺,沒有錯覺就沒有藝術。藝術要有想象力,要有飽滿的情感。藝術家需要有比常人更豐富的想象力和情感積累。


在吳冠中心中,“徐悲鴻起到很重要的作用,他在一個很重要的崗位上,因此他的力量很大。但是我們提倡百花齊放,什么樣都可以,現在的形勢我看哪,又把現實主義拼命在抬,畫那些題材,這當然可以。我在思考這個問題,美術的功能像詩一樣,當然可以畫插圖,但這不是它的主要工作,主要的任務是創造美,創造精神世界。但是現在社會各方面,沒有重視這一點。


徐悲鴻把審美的方向給扭曲了,加上蘇聯的影響,蘇聯的東西還是二手貨,從歐洲學來的。這些東西來了以后,把中國的審美方向影響了!



藝術是誕生于感情的


搞藝術要有感情,藝術是誕生于感情的。比如,我對你有感情,我就用各種辦法,用眼神、用語言、用耳朵跟你交流。我畫一個東西,不是畫這個東西本身,而是要通過這個東西把我的想法、我的感受告訴你,你一看就有新的感受。凡高畫的向日葵,不是畫向日葵的肖像,而是把各種各樣不同性格的向日葵組合在一起,那是一種感情,不是向日葵本身。所以,藝術就是一種感受。


一些機構每年都搞采風,一大幫人集體下去,打著旗幟,跟老鄉照相,這樣做,老鄉都不敢講話了。真正的采風,是要偷偷下去的,要生活在民間,體驗風土人情,了解民生疾苦,這個過程是很艱苦的。


一個青年人學畫的沖動,如果就像往草上澆開水都澆不死,這才能讓他學。侯寶林的孩子就是偷著學相聲,都成功了,這是典型例子。眼下藝術學院的盲目擴招,只會誤人子弟。


我的孩子沒有一個學畫畫的,學畫作為愛好,可以,作為專業,就盡量別干,藝術家不是“從小培養”就能培養出來的,F在好多孩子很小就去少年宮,很小就練鋼琴,但他們當中的大多數人,永遠成不了藝術家。只有對藝術有深厚情感,歷經磨難,才能對藝術有真正感受。藝術講求的就是“不一樣”。



藝術在民間


當年我在巴黎學習的時候,覺得畫畫特別高貴,特別神圣。有一次,我來到蒙馬特高地那個舉世聞名的賣畫廣場,一看,全都是賣畫的人。那一刻我很心痛;氐綄W院,每當看到同學背著畫夾畫箱出門,就總感覺他們都要到廣場上賣畫去。那滋味讓我很難受。我再沒去過那個廣場。自此,我的觀念改變了,我覺得,藝術并不是我想象中那么高貴,藝術應該是人民的,大眾的。


前幾年,我去過798,也悄悄去過宋莊。在宋莊,我看了幾個畫家,當然每個畫家的情況都不一樣,有的人在努力鉆研,有的人在投機,各種各樣的人都有,不能一概而論。


但總的講,他們至少是民間的,比學院里的更接近人民,更接近泥土。我也是學院出身的,但我覺得我還在民間這支隊伍里面,所以,后來我決定在798做展,而且我也想看看,我的作品普通百姓是不是可以接受。



藝術創新需要交流


只局限本民族這一個老爺爺的知識圈中創新,創不了今日之新,明日之新。


海外留學很重要。當你留學后,就有比較,才知道我們傳統的局限。我絕對不是反對傳統,我們的傳統也有好東西,但是,我覺得很多東西是糟粕。所以,任何文化都一定要交流。


我們那個年代,留學很不容易,很多人不懂外語,西方繪畫雖能看一點兒,但沒有語言交流,就不能有更深的領會。繪畫有很多道理,如果只是看看,就只能學個表皮,有的甚至起反作用,最后出來的作品,就像是把茶倒進咖啡里,不倫不類。


真正把東西方的東西都學懂了,懂得其中的精華,是很難很難的。林風眠就將西方的現代感和中國的傳統結合得很好。你只有看完西方的大師原作之后,才能和我們的民族藝術有個比較,只有比較和交流后,才能真正成才。



讓我的藝術在祖國生長


有段時間,我覺得西方博物館是保存我作品的主要地方。但是,這些年西方的藝術發展得不快,還基本保持原地踏步。大英博物館、巴黎賽紐齊博物館、 美國底特律博物館等,都給我辦過個人作品展,我也留了一些畫給他們,但現在恐怕還存放在倉庫里。


每個國家都重視自己本國畫家的作品,美國重視美國的,法國重視法國的,日本每個縣(相當于我們的省)的博物館都收藏本縣畫家的作品……世界各地都是這樣。要他們把你的畫做大展、長期展出,不大可能。


西方的博物館不可能保護我的畫,只有排斥。那么,把畫放在他們的倉庫里,還有什么價值?所以,我改變了想法,我要把最好的作品放在中國的博物館里。


藝術的學習不在歐洲,不在巴黎,不在大師們的畫室;在祖國,在故鄉,在家園,在自己的心底。趕快回去,從頭做起。




流氓美術家很多


我每天家里收到的雜志,都是些亂七八糟宣傳自己的,這樣搞就跟妓院一樣了,出錢就給你辦。


這幾年,中國的美術館、博物館越建越多,硬件越來越好,但你收藏了很多垃圾,許多東西是走后門憑關系送進去的。


現在一些國外美術館,經常有中國人主動送畫,回來就宣傳炒作自己。


有的人左右逢源,既在體制內擁有權力,又享受市場的好處。但在這樣一個泥沙俱下、垃圾箱式的環境里,藝術家泛濫,空頭美術家、流氓美術家很多,好的藝術卻出不來了!



不應該供養畫家


我親戚的孩子是清華大學的學生,他參加美國舉辦的一個英語考試,其中有一道試題:國家應該養畫家嗎?這道題真是發人深省。


美國并不供養畫家,法國也只是給一些貧苦的畫家提供廉價畫室,而中國卻有這么多“養畫家”的畫院,就好比養了一群雞,不下蛋。


凡是有親戚朋友的孩子想要報考美術學院,吳冠中一概勸阻。他認為美院教的那一套,是培養畫匠而不是藝術家的,一些美院大量招生,都是為了錢!


吳冠中說:“對報考美術學院的學生,老師和家長應該給他講明利害,學美術等于殉道,將來的前途、生活都沒有保障。學畫的沖動澆不死,這樣的人才可以學!


吳冠中向來強調,藝術家應該是“野生植物”,不是靠“圈養”就能出成果的。他希望社會建立合適的機制,資助、獎勵年輕的窮藝術家進行探索!安灰B人,要獎勵好的作品。要養會下蛋的雞。



一百個齊白石抵不過一個魯迅


吳冠中說,“魯迅我是非常崇拜的”,他家中也擺著雕塑家熊秉明所作的牛,從中不難看出吳冠中對魯迅“俯首甘為孺子!本竦耐瞥。


而對魯迅硬漢精神的繼承最直接的表現就是他不斷地對一些藝術現象開火!


中國沒有魯迅,這個國家骨頭要軟得多。


所以我講過很狂的話,齊白石是大畫家,我說過一百個齊白石抵不過一個魯迅,當然不好比,但我覺得齊白石少幾個對于這個國家關系不是很大,但沒有魯迅,這個民族的心態就不行!


他說魯迅是自己精神上的父親,他要做一個有脊梁的中國文人。



沒有作品的美術博士


吳冠中認為藝術院校文化課要求太低決定了大學只能培養出工匠,培養不出藝術家!懊佬g界大部分畫家的文化水平都不高,他們的作品情懷和境界上不來!


而對于藝術院校的教師,吳冠中照樣批評得不留情面:“現在很多大學老師不稱職,一定要毫不客氣地淘汰。


大學

1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收藏 分享 邀請

圖文熱點

熱門推薦

聯系客服 關注微信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