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攝影在線官方網站

風光攝影,真的不能算藝術嗎?

[復制鏈接]
0
1451
zhcvl 發表于 2020-4-26 10:18:20 | 只看該作者 |只看大圖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作者:王詩戈
編者按:早在90年代初,陳長芬就拒絕把他歸類為“風光攝影家”,他說:“今天中國的風光攝影存在著界定不清的問題。我們今天講的風光都是一種氣象。風光是人在環境里的一種心態,你自己不能和自然對話,你怎么是風光藝術家?頂多是一個旅游者。風光攝影不等于攝影藝術,但攝影藝術里面不能沒有風光!
評論界聲討風光攝影,久矣!
說來這事有點蹊蹺。評論界一般認為“廣大影友”是不能和“攝影圈”里的攝影師們相提并論的,而千篇一律千人一面的批評之詞多半針對普通影友的實踐,通常情況下評論家們是不會費這么多口舌去評說他們的,獨獨在風光攝影這個話題上,話夠多,力夠猛,有時還會激起一些波瀾。其實這里頭藏著一些評論者的良苦用心,不單單是恨鐵不成鋼那么簡單。
1949年后,作為內地官方主流攝影形態之一種,風光攝影從來就沒有“純粹”過。它曾是政治意識形態教化社會的重要工具,一幅幅風花雪月同樣也充當了構筑國家的一磚一瓦。它語調高亢地提醒我們,我們的現實是什么樣子的;它也在孜孜不倦地暗示我們,我們的未來會是什么樣子的。
風光攝影的政治宣傳功能在今天雖然趨于低調,但由于商業資本的強力運作,它和政治意識形態合力保證的獎勵的力度和榮譽的高度,至少是在客觀上加劇了模仿、跟風、群拍等“不良現象”。在這個意義上講,對風光攝影的一些批評實際上包含了對中國攝影體制的反思與期待。
這種批評固然有它的深刻性,然而,它畢竟具體落實在個體影友身上。在我和普通影友的接觸過程中,我發現好多人對于評論界的風光批判有著非常強烈的抵觸情緒,至少是困惑不解。
這里面有攝影人的脆弱,也有對風光批判的誤解,但細細體會之后,我意識到一個經常被忽視的問題,那就是風光攝影對普通個體的心性可能具有的意義。此前關于風光攝影的辯護通常對嚴肅創作與自娛自樂作出區分,我在下文中將以生命意義為出發點再次為風光攝影作出辯護。
首先我們要承認,生命意義是因人而異的。它沒有一個統一標準,因此這世界上的人們才呈現出多樣化的生活狀態,為了多姿多彩的追求和夢想而努力著。
其次,達至生命意義的途徑也是不同的。有人喜山,安居山間,有人樂水,常駐水畔,各得其所,難分優劣。又或許,山上的人實是為了在高處觀水,人在山上,卻愛著那水,和水邊的人原是同一種愛;那水邊的人呢,是為了在低處望山,人在水邊,卻愛著那山,和山上的人懷著同一種愛。
當一個人全身心地投入風光攝影中的時候,誰能說這種攝影一定與他(她)的生命體驗不發生關系呢?又有誰能說,在風光攝影中他(她)不是在探求屬于自己的生命意義呢?
好多風光攝影人在談及他們的拍攝對象時,都會不約而同地以陶醉而神往的口吻說:“真是太美了!”他們在這時流露出來的真誠總是感動著我。每個人都在積極尋找、感知令心靈產生呼應的那部分世界元素。愛風光,用相機記錄下來,未嘗就不能成為趨近生命意義的一種手段。
有人獻身紀實攝影,將一個個社會問題撕開給人看,其社會價值不言而喻,但倘若以“社會價值”為準繩,揚紀實抑風光,便未免顯得小氣。在一個健康的現代社會里,墨子式的赴湯蹈火和莊子式的清靜逍遙都應該能得到包容。
當下中國社會正彌散著一種“道德強迫癥”,仿佛誰不以某種方式表現出對社會問題的關注,誰就如何如何。須知相機不必是剛硬的武器,它同樣可以是柔軟的畫筆。這當然不是在鼓勵攝影人高高掛起不聞世事,我只是說,我們要認同每個人在追問生命意義過程中所做出的不同選擇。
從人之常情的視角下去看,如果一個人能夠活得自得、自足,也就夠了。社會生活可以讓一個攝影人煥發出生命價值,良辰美景未必就不可以。至于說有好多攝影人拍攝風光并不是(或并不只是)出于心靈的需要,其實是受到名利的驅使,這種批評未免是在苛求了——我們哪個人又能跳出名利之外呢?
我認識一位老攝影人,拍了一輩子風光,家里擺了一排排的證書和獎杯,不過都是些小獎,但當他如數家珍回憶起每次獲獎的經歷時,他臉上洋溢著的幸福感使我無法不對他的風光創作產生敬意。這些證書和獎杯,是他在付出心智和體力之后的收獲,凝聚著他的人生價值感。這種價值感與他人無關,只對他一人負責。在我看來,他的生命價值并不低于安塞爾亞當斯,也不在尤金·史密斯之下。
或有人問,既然生命意義因人而異,那么那些高度近似的風光照片里又怎么會有生命意義呢?我的回答如下:生命體驗是極其細膩極其微妙的,通過影像的方式表現出來時難免力有不逮,況且每個人的表達能力也各有其局限。
影像的雷同或許能表明作者的頭腦已被大量同質化影像所同化,缺少一個獨立的言說姿態,但并不必然說明作者在影像產生的過程中沒有進行真切的感悟。試想,即使是在跟團群拍時,面對的是那些已被拍濫了的景色,但對初次拍攝者可能仍會帶來心靈的洗禮,對于老手來說,在不同的時間、環境和情緒之下看同一處風景,體驗可能是不盡相同的,誰又能說群拍時的個人體悟也一定是類似的呢?
看山不是山,看到了自己(其實任何人看到的也不過都是自己的那座“山”),足矣,至于能不能拍出自己,真的有那么重要嗎?評論界的風光攝影批判,火力集中在影像生產的成品上,以結果論短長,其實“過程比結果更重要”的道理倒是適用于絕大多數影友的。
一個人的風光拍攝過程作為真誠的生命體驗,使拍攝者趨近了生命的意義,和拍出具有藝術水準的風光佳作相比,到底哪個更接近做人的根本?
對風光攝影的批評,在一定程度上暴露了國內攝影評論的一種精英主義取向。須知純粹藝術不是衡量風光攝影的惟一標尺,個體藉由影像在與風光互動時噴薄而出的鮮活的生命情態,同樣也屬于攝影觀照的范疇。
在搶占了道德高地與藝術高地之后,高高在上地向下觀望,普通影友的個體生命體驗似乎也就無足輕重了!贿^精英主義已經是另外一個話題了。
說明:內地評論界對風光攝影的批評,是在若干不同層面上和不同視角下展開的,因為不是本文用意所在,所以在談及這個話題時采取了較為籠統的方式,行文有失嚴謹,特此說明。
聲明:本文由映像志編輯出品

全部回復0 只看樓主

發表回復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樓主

管理員
聯系客服 關注微信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